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学院概况  本科生  研究生教育  科学研究  招生就业  新闻中心  学科设置  精品课程 
21世纪论坛
 21世纪论坛 
 博士论坛 
 MPA论坛 
 
   
当前位置: 首页>>学术论坛>>21世纪论坛>>正文
21世纪论坛第122讲
2011-12-12 11:34  

效果历史视域内的批判理论--世纪之初批判理论在中国大陆的命运
主讲人 傅永军 教授 (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院长)
  20111123  下午3:00—5:00
地 点: 辽宁大学 崇山校区 博远楼 401 教室
主办单位: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专家简介

傅永军,山东临沂人,19586月出生,哲学硕士(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山东大学),博士生导师。现任山东大学社会科学处副处长、山东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主编、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教授,山东大学当代社会主义研究所专职教授。主要从事法兰克福学派社会批判理论(哈贝马斯哲学)、德国古典哲学(康德哲学)、犹太宗教哲学等领域的研究,代表作有《外国哲学教学内容的拓展与更新》《泰山?金橄榄(社会哲学)丛书》等。2003年被评为山东大学首届十大教学名师,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会议记录:

 一、批判理论的大陆接受史 

(一)20世纪80年代,中国大陆学术界开始接受法兰克福学派批判理论。世纪之初,随着西方激进思潮在大陆学界得到爆发式传播,批判理论得到学术界的高度关注。 2001,哈贝马斯访问中国,在北京作了四场学术报告,场场爆满,盛况空前。

批判理论的大陆接受史:吊诡现象

市场经济的中国出现了大量被批判理论所批判的现象:崇高被消解,文化被娱乐,精神产品被商品化,以及市场化过程中,日益严重的资本主义式压迫等。

 (二)学术界对待批判理论的冷静态度:那些在心态和思想倾向上接近法兰克福学派思想的学者,也没有多少热情要把社会批判理论塑造成可以用于改变中国社会的解放学说。 

(三)批判理论的大陆接受史:独特表现

1静悄悄的¨进入大陆学术界。

2落实为学术语言而非政治语言。

3 只在大陆学术界产生出思想效应。

二、近代中国知识分子对待西方激进思潮的基本态度

(一)急病乱投医:对于能够带来急风暴雨式革命的西方激进思潮怀有天然的亲切感情,乐意接受并在实践中积极地将其变为社会文 改造工程。渴望通过引进西方先进的社会政治思想,诊治中国病症。

(二)盲目崇信:在实践西方激进理论时,基本上是盲目而又急切的。在救亡压倒一切心境支配下,拿来主义占据上风,在思考这些激进 理论是否适合中国实际,是否需要本土化等方面失去判断力。

(三)革命情结:激进主义思维定势支配着大部分知识分子。

三、中国知识分子对待批判理论的反常态度

世纪之初的西学东渐与此前任何一次激进思想的西学东渐完全不同。 中国的知识分子没有让自己的激进主义思维定势发挥作用,他们拒绝将批判理论变为可以付诸实践的社会改造工程。 社会批判理论被中国思想界定义为解释世界的理论,而不是改造世界的理论。

张弛有度的冷静接受二个方面的表现:
(一) 法兰克福学派的批判理论在被用作批判的武器时, 应用者必须考虑中国语境                           理论须本土化,才能应对中国问题。
(二) 批判理论的效应被严格限制在学界,作为一种批判 社会和进行文化批判的学术话 语为知识分子的文化, 批判活动提供学术后援,它无法进入大众日常生 活,将自己生涩的批判语言化约为一般民众对自己 生活状态进行省察时所使用的日常反思语言。

1反常需要解释2解释之路径结合批判理论在大陆的效果理论,对 观察结果作出具体分析。这种分析有助于了解大陆学术界未来可能走向。

 

观察与结论:问题诊断:二个主要原因

(一) 思索中国社会演进问题的语 境发生变化。

(二) 从自由主义角度接受西学的中国知识群体在学术界拥有了更大的话语权

 

变化与结果

(一)知识分子在思考中国现代性建构的时候,基本克服了心理上急迫而焦躁地从西方选

 择中国现代性替代模式的激进主义意识,

(二)同时也消除了全盘化或整体主义的反传统主义。传统与现代并不是非黑白二分不可。中国的现代性建构必须在中国语境下,接续 中国传统中可以创造性转化的因素才能真正完成。

 

分析之结论

(一) 当代中国知识分子是将理论理性,而不是将实用理性¨用于社会批判理论 批判理论在中国被落实为一种学术话语,而没有演化成为一种用于改造社会的实践话语,无碍于它在大陆学术界发挥应有的思想效应。

(二)思想效应之范围: 作为一种偏重于价值分析的现代性批判理论,批判理论为中国学界所稀缺,可应用于反思中国的现代性经验。只要中国的现代性建构未完成,批判理论在中国学术界就会持续地发挥自己的思想效应。

(三)思想效应之落实1批判理论要想在大陆学术界发挥更大的作用, 必须解决好与中国当代语境相切合问题。2批判理论唯有融入大陆自己的批判话语之中, 将自身大陆化,才能真正从一种舶来的外部批 判语言变成为中国语境下内生的批判语言。3 更进一步,如果法兰克福学派社会批判理论不仅能够中国化,而且能够实现从知识分子所专属的社会文化批判话语到一般民众的社会文化反思话语(仅仅限于理论方面,但决不能成为实践的政治话语)的转变,那么,批判理论在中国的思想效应会更大一些、更深入一些,也会更长久一些。

 

    

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20111112

 

关闭窗口